氈祫| 拫湛| 鍾怢| 桼挕| 陲刓| 桻橇| 挔笢| | 呦笢| 鰍貌| | 陲祫| 哏瓮| 埬喀| 痔啞| 杼秅| 醫ひ| 徆營| 蔬飲| 芞蠅| 酘僚| 霞傑| 燴瓮| 揧瓮| 蛘傑| 茼傑| ь堈| 仴綢絢| 咡祳| | 噪假| 撈蘋| 崝傑| 昹睿| 惘刓| 畛譴庈| 鍾捶| 拻茠| 呇跁| 韓爵| 欷笣| 嫘笣| 錘堁| 蘗嶺躂| 怢鰍庈| 褪嫌ц酘秫綴よ| 獐笣| 陲漆| 佼砱| 蔬傑| 桻橇| 哏漆| 狦踩| 韓笣| 踢坢| 沺薯| 朸觼階| 債摩| 假堈| 怢鰍庈| 鎮帣| 濼寥| 笥嗣| 敆晚| 鎮韓| 犖捶| 碩埭| 迋隱| 輒譴| 挕捶| 呴笣| 糧菟| 悵秅| 栠陔| ц栠| 酗ь| 玶譴| 昄漆| 呇跁| 旮屙| 腹刓| 栠嗷| 荻飲| 郩砱庈| 晑謎| 幵挕| 幵栠瓮| 鰍竣| 漆埻| 鎮帣| 噉鰍| 賂憚| 魚洈| 咈譴| 朓戽| 陲祫| 坒そ| 蛢傑| 腹褽| 裻瓮| 蜚笣| 陲擘| 笚譴| 栱刓| 菾傑| | 毞喀| | 屙笣| Д刓| 惘假| 膘栠| 菛瓮| 檀溶| 笢觸| 舷慇嫌衵秫綴よ| 繩碩諳| 迖親迖| 陔痑| 嘗埭| 還漆| 邧捊刓| す睿| 鰓霤よ| 鏍с| 蹴罣| 輒趙| 蹕刓| 譴踩| 佼す| 啤資| 控き| 悵艙| 酗伈| 獐踞よ| 蜊寀| 桻劼| 噪堈| 湮燴| 頂笣| 蜚洈| 怤假| 傑栠| 俜爵| 煆栠| 鰍捶| 鳩傑| 倓癒| 綻陎| 蚗笣| 匽ь| 詢瓮| 鞠攫阨| 湮肮庈| 詢躇| 晊假| 慪笣| 鎊刓| 沺鍛瓮| 氈飲| 貌假| 糽傑| | 罣刓| 茈抾| 惘憐| 馱票蔬湛| 膘荻| 淜ざ| 假翻| 頗肮| 匙笢| | 桲控| 蟀刓| | 伈詙黑| 葷佼瓮| 戀皉豪| 畛譴瓮| ヮ昹| べ旲桋| 怢假| 郙鰍| 蚗猿| 酴坒| 崨黨| 挕傑| 枘瓮| 踢藷| 蚗隅| 陝糧褪嫌цよ| 挕傑| 壅笥| 鱖栠| 譴疏| 陔假| 韓蔬| 韓瘀| 挕吨| 摩藝| 桲俜淜| 朸躂| 陲盺| 嶍洈| 芞躂戺親| 煆昹| 昹假| 鷥應| 漪刓| 駃ひ| 邧栠| 趙癒| 輒趙| 呦梆| 荻蔬| 隞阨| 譴鰍| 脰鍬| 眼芛| 枘瓮| 陓猿| 鰍睿| 瘀詳| 蹕す| 樁砱瓮| 忭瓮| 迶洈| 蘺瓮| 嘉檢| 菛瓮| 繚Э| ④假| 絞栠| 虞栠| 妀鰍| 輩蔬| 噪迻| 訧埭| 醫鰍| 赽粔| 囂蔬| 縛瓮| 舷慇嫌衵秫ヶよ| 輿笣| 笢源| 親刓| 挕Ч| ч詳| 肅悵| 睿す| べ旲桋| 陔睿| 譴弊| 燴瓮| 鐏蔬| 氈飲| 籵漆| 悵艙| 鎮偽刓| じ盺| | 羲瓮|

2018忑趣笢弊傑庈屾嫁逋⑩薊婓控儔課躉

2019-09-23 03:20 懂埭ㄩ笢弊厙

﹛﹛2018忑趣笢弊傑庈屾嫁逋⑩薊婓控儔課躉

﹛﹛《綺情樓雜記》(足本)作者:喻血輪整理:眉睫出版:九州出版社這本書曾在2011年由長安出版社出版過,但內容遠不及此次出版的「足本」之多。羽戈在序言中說:「喻血輪寫《綺情樓雜記》那年,已經六十歲,且隨蔣氏父子逃亡台灣,身為逋客,回望家國,山川琳琅,日月光華,卻似夢中舊物。按說,其筆下應該風雨蒼茫,悲聲不絕如縷。然而,喻血輪如老驥伏櫪,依舊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故國之思,黍離之悲,在喻氏筆下,卻化作堅忍一心、發揚蹈厲的風雷之氣,躍然紙上,直擊我的眼目,以至我讀其中章節,竟有淚涔涔。」不難看出,回憶往事的寫作,正是他對於鄉愁的寄託。李敖、錢歌川等人都提起過這部在台灣流傳多年的民國筆記。「整理者」說:「此後三十年,從未再版。」應該是指一九八三年之後而言的,其說法是台灣出版後,喻血輪有續作沒有收入集子。然而所謂「足本」的這本書,其實也刪去了《國民革命文獻之一》、《記夏鬥寅紙坊之役》、《孔庚榜門拒匪》三篇,《談盧作孚》、《拒俄之軍國民教育會》二篇的結尾部分也有刪減,不過「整理者」都把它們掛在了網上,抄錄補齊尚屬方便。對於這本書的定位也比較混亂,說它是「民國版世說新語」、「清末民國人物言行錄」等等都是不妥的,因為其中還有不少非民國的內容,倒不如說像麻辣火鍋,放進去的除了葷素之外,還有說不清道不明的各種配料。不過正如這本書內容的駁雜,讀者可以在雜亂中尋找覓寶的樂趣,其滋味也因為雜而多樣化。所以打亂了重組整理沒有意義,將原樣呈現給讀者,妥當與否應該讓讀者自己判斷豈不更好?而且還弄出了百樂門變成白藥門之類的錯誤,但不管怎麼說,書能夠出版總是一件好事。近年來,對於民國以來的知識分子研究領域不斷擴展,次要的歷史人物,乃至名不見經傳者也引起了關注,使得民國歷史以及民國時期知識分子群體形象,越來越呈現出立體的多元性。書中提供了不少別處沒有見過的新材料,讀後讓人產生這樣一種感覺,那就是僅僅幾個大人物,代表不了時代的歷史,甘心當個小人物,也未必不能成為英雄,而且這些人愈加令人敬佩。全書八百多篇短文,涉及歷史、文化、民俗、新聞、政治、軍事等多個領域。作為鴛鴦蝴蝶派代表的喻血輪說自己:「濫竽報界可二十年,沉浮政海亦二十年」,作為長期活躍於報界、政界的作者,對《漢口中西報》、《四民報》、《京報》、《湖北中山日報》等他任過主筆、編輯主任、總編輯的報紙,都有比較詳盡的介紹,為當今的讀者了解那個時代報刊讀者的文化品位,社會風尚等都提供了第一手資料。全書的內容雖然蕪雜,特別是一部分考證的內容如《卑左》、《「內子」與「內人」》、《寒山寺碑》等也都存在不全面和偏頗。「整理者」說:「個別內容與馮自由的《革命逸史》雷同,我們初步可以判斷是作者抄自馮著。」還說,這本書「不是一部正史範疇的回憶錄,而是『志人』體的筆記......作者未必真正做到『就事寫實』。恐怕讀者只好抱荂y姑妄言之姑聽之』的態度吧。」我卻覺得,這完全是作者作為報人,覺得有趣就有聞必錄的結果,比如洪承疇被沈百五打耳光,就與錢泳《履園叢話》中的故事幾乎沒有區別,如果他讀過《履園叢話》,就不會再寫了。歷史是不可重複的,而即便是官修的正史,也只能作為參考,所謂「全信書不如不讀書」,這是常識。然而,他親歷、親聞的那些內容,雖然看似過於雞毛蒜皮,卻正是這些吸引人的細節,使很多已知的乾巴巴的歷史人物,因此而變得趣味橫生,頓時有血有肉了。那些過於嚴肅背後隱藏的虛假,也被無情地曝光在了讀者面前,而且細節明白生動的敘述,不褒貶,不臧否,不隱惡,也不揚善,是非功過,讓讀者自己評論,這種低調樸實,甚至算不上學者的態度,卻深藏了大師氣概,是必須具有淡定而深沉修養的。我比較感興趣的有:後來成為南京國民政府司法院院長的居正等人,為了籌錢,居然密謀到廣濟縣偷金佛,往返三次,最終只弄斷金佛的胳膊;梅寶磯為激發革命而假傳革命黨名冊被寶善搜去之消息,促成打出武昌起義的第一槍;「老婆不借書不借」的葉德輝在書中夾藏春宮畫來防火;湯薌銘偷孫中山皮包......都是以前沒聽說過的。不能指望書都會給人一些教益,一本書如果能夠提供一些思想或者知識就不錯了,而這本書,就是一本不錯的書。■文:龔敏迪猁賦磁跪赻蚥岊羲桯誑瞳磁釬ㄛ楷閨疑湮砐醴磁釬勤謗弊昢妗磁釬腔湍雄睿竘鍰釬蚚ㄛ樓辦芢雄※珨湍珨繚§釩祜肮※楷桯眳繚§釩祜勤諉邈妗﹝

覹冀捚笱潔娸蝠翔掀醴ヶ腔娸蝠翔夔輛珨祭枑詢等莉15%祫30%ㄛ筍湔婓賦妗薹祥詢腔恀枙ㄛ旆笭秶埮賸む莉講腔枑詢﹝杻梗岆奻磁郪眽宎笝蔚峎誘華⑹假屋隅釬峈蚥珂源砃ㄛ儅憤抻坰眕假契棶G飽D埸G僑棪笮庠挾壓疤ぬ倜蛜珅府腄2穇噯箷庰襤笮庠怹簂宒ㄛ珂綴撼俴嗣謫邧晚嗣晚薊磁濂岈栳炾ㄛ減膘れ①惆陓洘蝠霜厙釐睿厙釐假姿瓬鷝諒見狠阪Ⅸ佼尕措湮倰魂雄薊磁假悵儂秶ㄛ磁釬鍰郖祥剿阹桯ㄛ磁釬妗犛祥剿猿蜓ㄛ峈峎誘華⑹酗笥壅假睿楷桯楛椕鰴鶬匊寋疚救蛂

﹛﹛78爛ヶ腔踏毞ㄛ梇學祡婭蔇禶蜃牲腎籟玳睆颮蟜蔔ラ牯溜遠7紙姻磈硐肪調灥狩化蠁疿姻鵌敹塹蔥儷亃炤╮猁滅砦※笭陑祥笭§﹝

﹛﹛30爛懂ㄛ漆鰍冪撳妗薯湮盟枑汔ㄛ眒植珨跺爛汜莉軞硉祥逋60砬啋腔晚絖漆絢楷桯傖峈爛汜莉軞硉諉輪5000砬啋腔笢俋恓靡腔藏蚔吨華ㄛ陔倰馱珛﹜湍杻伎觼珛﹜陓洘脹詢陔撮扲莉珛黃攷珨秺ㄛ籵捅﹜瑤諾瑤堍﹜沺繚脹蝠籵價插扢囥姻皜馨ヾㄖ@者:崔斯坦.古力譯者:簡萓靚出版:行人出版社水份佔據地球、人體各70%,我們對水的理解卻不到7%。作者崔斯坦是赫赫有名的「自然嚮導者」,意即不透過任何電子儀器與高科技設備,僅憑五感與習得的基礎知識架構,找到與自然親密相處的最美方式。他將生活中的水象,結合人類學、地輿學、民間傳說、美學,透過水的現象,帶入柔軟易讀的基礎水知識,接茼A將「鏡頭」對準與此現象息息相關的生物動態與特性,討論如何將一個個有趣的小知識連結起來,成為我們生活之中的「好工具」。

厙鏍蠅珩勍遜麥輞婓抶蹦杻檄ぱ腔翌薹奀ㄛ藝荎楊薊濂棵脾菠祲皒讔侕擠觰遘鶼騚騕譬罾童界蟋蝪蒘脾忿刳輕扂婧硎蔥撐翁肯鰽齣蝓婕埥欶迡羃驉

﹛﹛【文匯網訊】文|蕭雪樺日前發覺,網上有個「現代標準漢語與粵語對照資料庫」,在粵語與標準漢語對換時,若苦於難覓適當用語,不妨借助這個資料庫。這是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設立的,早在二零零一年就完成。我如今才知道,有點後知後覺。資料庫計劃從一九九九年開始,根據香港中小學生的作文和報刊文章,再查考各種粵語方言詞典,編製成這個資料庫,供學校和市民使用。參與的有多位教授和研究人員。資料庫的使用相當方便,可以直接輸入粵語詞或現代漢語詞作雙向檢索;要以粵語詞檢索,還可以利用拼音、部首、詞類索引。例如在詞類的「代詞」類,可以找到「一」、「乜野」、「人地」等等粵語詞。無論你說的是粵語還普通話,都可以借助它改善溝通、表達能力。不過,資料庫「敬請留意」:「……2001年完成,及後並沒有修訂和補充。」這給人一個「商業交易」的感覺,政府優質教育基金的資助用完了便「萬事大吉」,恕不「加場」。於是,粗疏難免。在曾子凡的《香港粵語慣用語研究》一書中看到一段有趣資料:粵語「八月十五」的語源。粵人在特定語境下聞說「八月十五」,自當別有領會,知道所指不是中秋,而是屁股。從「中秋」聯想到「月亮」,再聯想到「屁股」似乎是正常的思維路徑。據上書所引,有詞書說「屁股渾圓,似八月十五的月亮,故云」;有說「謔稱屁股蛋兒」;有說「八月十五是個圓滿的中秋節,就因為太圓滿,所以俗話將它代表屁股」。倒是《廣州方言詞典》解釋得對:「戲指屁股。八月十五吃碌柚,與『囉柚』音近,囉柚為(粵語)屁股俗稱。」粵人其實也單以一「囉」字指屁股。而在上述資料庫,輸入「屁股」,亦找到「屎2胐(忽)7」的粵語詞作對照。真有趣。「朏」字指的是「新月初現」,與「滿月」剛好相對,而都指屁股,粵人對於月亮的聯想不可思議耶而據也是中大的「粵語配音配詞字庫」,「朏」只讀「非」。所有語言都有一定的文化內涵,粵語源遠流長,自有豐富內容可以追尋。只是語源久遠而生活環境恆變,很多古僻用字和習語來源難免被遺忘。所幸是,近年廣東與香港不少學者和熱心於「撐粵語」的人都有所茪O,希望前人的智慧結晶得以籍此及時保存下來。用語還可以解釋一些民俗。舊時小孩生日會吃紅雞蛋,如今雞蛋不貴,紅雞蛋已罕見。為什麼要吃紅雞蛋據《廣州話方言詞典》,雞蛋有蛋黃,小孩吃了,希望有「有皇(黃)管」也。粵人素來山高皇帝遠,樂於「冇皇管」,但對於小孩,則希望有所管束。(香港大公文匯傳媒集團全媒體新聞中心供稿)責任編輯:慧

﹛﹛樓輮擠褌勞跂橠笑鞶疥珗觼珛載岆迵室艣所脹硩肫鉻憛ㄐ參聒歇銓飩﹊氿畋腑蟪智繺皿鶳蟪棕恁

﹛﹛煦ゃ蚝湔煦昴侕謁董鬕炯紐殮硜蝥恀舜眥賮睡瑎侄秘瞄陑祜枙奻腔煦ゃ岆謗弊剒猁親督腔翋猁梤鬼﹝

﹛﹛坻蠅詢僅ぜ歎笢源峈芢雄奻漆磁釬郪眽楷桯垀釬僚瓬睿婓童挋龢笆ぶ潔垀釬馱釬ㄛ儅憤ぜ歎奻漆磁釬郪眽諉彶荂僅﹜匙價佴拊樓賮齡寋肫瑲憛ㄩ麭√覺齮畎膨瓛弮衲覺鑫翩

﹛﹛※奻磁§瘍操謫植ч絢婬れ瑤ㄛ妡砃凳膘韜堍僕肮极陔涽最ㄛ羲ゐ僕棻芶賦﹜僕耟假哄Ⅰ第捧G飽Ⅰ祭釆眕匾薹探﹝

﹛﹛冼恅翭腔滄儂蜊倰源偶笝衾衄賸謠眈儂頗﹝

﹛﹛自稱「以讀金庸為主業,靠讀金庸養家餬口」的王曉磊被認為是「當今自媒體寫作的才華擔當」。他筆名六神磊磊,曾為時政記者,如今坐擁千萬粉絲;筆下文章腦洞大開,詼諧間卻能針砭時弊,篇篇閱讀量「十萬加」,創造了自媒體寫作的奇跡。最近他的新書《六神磊磊讀唐詩》出版,音頻版也於近日正式上線。六神磊磊應鄭州松社書店之邀來到鄭州,並接受記者採訪。他說,任何一個行業,別看密密麻麻都是人,努力往上一點,人就少一大片。學問的境界有「真學、真懂、真信」。「對金庸、對唐詩,我是真學了,真正下功夫去讀通透,讀通透了才能寫得有趣,才會有人願意看。」■文:香港文匯報記者劉蕊鄭州報道隨荂u六神磊磊讀金庸」公眾號的走紅,王曉磊更習慣於大家稱呼他為「六神磊磊」。公眾號裡的磊磊充滿了俠氣,現實生活中的他,戴副黑框眼鏡,娃娃臉,更多些書生氣。左手金庸右手唐詩王曉磊曾做過時政記者,後辭職專職打理自己的公眾號「六神磊磊讀金庸。」王曉磊說,自己很感謝做記者的經歷。「記者生涯中,我見過很多不同層次的人,也見證過很多故事,這讓我能從不同的角度看待這個世界。」他也很善於「蹭熱點」,他說這應該是記者的本能。「既然學了新聞,做了新聞,就希望能夠發出自己的聲音。」至於「六神磊磊」這個名字的由來,是因為王曉磊夏天被蚊子咬而不得不經常塗了滿身的花露水,結果,周圍的人就用花露水的牌子給他起了這個外號。後來,他乾脆以此為筆名。很多人認識「六神磊磊」是從他風靡微信圈的「金庸武俠時評體」開始的,他擅長用信手拈來的武俠和歷史典故,犀利點評社會現象、時事熱點、世間百態。王曉磊說,所謂的「信手拈來」其實是下了真功夫的。他從初二開始讀金庸,據粗略計算,讀了十幾遍金庸的作品。而在更新文章時,他更是為了某處細節不時地翻看金庸的作品。從讀金庸到讀唐詩,對他而言是一個自然而然的過程。王曉磊說,「讀唐詩的人不一定愛金庸,但愛金庸的人一定愛唐詩。」在金庸小說裡,經常有唐詩的影子。「比如《倚天屠龍記》中,張無忌到了趙敏的綠柳山莊,中堂掛的字是唐元稹的《說劍》:白虹座上飛,青蛇匣中吼。殺殺霜在鋒,團團月臨紐。」讀書百遍,其義自現。金庸作品已經化為「骨血」融入到了王曉磊的身體裡。而王曉磊對於唐詩的儲備也是從小開始的。「我小時候讀的第一本正兒八經的和唐詩有關的書是《唐詩選集》,至少看了一年,每天都看,有空就看。這本《唐詩選集》裡大概有四五百首詩。我現在記得最牢靠的就是這四五百首。」因茠鰼e,王曉磊又燃起了讀唐詩的激情。「唐詩有蚋袨I的內涵,有我們想像不到、真正好玩的東西。」而決定出版解讀唐詩的書後,王曉磊發現自己在知識上還很不成體系。他習慣於去咖啡店寫作,兩年多的寫作時間裡,每次都背茪@大包書,常常只是要為了引用書中的某句話。平視經典「翻牆」讀唐詩有些讀者覺得對待像唐詩宋詞這樣的經典應該嚴肅待之。但王曉磊卻不這樣認為。他認為對待經典,不應該從低處仰望,而最好以平視的角度去看。他說,《紅樓夢》誕生後很長時間不是經典,而是女孩們在閨閣躲茯搌漁恁C又如,唐朝時李世民、虞世南也在不停寫詩,但真正引爆唐詩寒武紀的是王勃、楊炯這些當時所謂的「小人物」。「唐詩宋詞就像是花園,我自己就像是那個翻牆的人,對於不敢、不想進去的人,我可以幫他,從裡面折幾枝花拿給他看,讓他知道,原來這裡面有這樣美的花。」不過,王曉磊也說,他的作品或許不能陪大家很長時間,但走的這一段,能引茪H進正門。在他的《六神磊磊讀唐詩》中,詩人王維通過一場「選秀」博得了大唐公主的青睞,詩人們也「刷茠B友圈」、喝酒擼串、在人世間策馬奔騰。在幽默風趣的「六神體」中,作者把一段段詩歌的起承轉合、愛恨情仇娓娓道來,帶你領略大唐精彩絕倫的詩歌江湖,讓我們在忍俊不禁中重溫最溫暖、最風雅的唐詩記憶。像螞蚱一樣不斷蹦躂「是的,這一生,我終於沒什麼成就。年輕的時候,我也輕狂過,但和李白呀、高適呀、岑參呀、王維呀相比,我真的差遠了,他們都好有才!不過,對朋友,我做到了仗義、友愛、感恩、有始有終;對粉絲,我做到了堅持更新。我寫了一千五百多首詩,我做了一個小號該做的事。」這是「六神磊磊」的一篇成名作《猛人杜甫:一個小號的逆襲》的一段話,這篇文字寫出了杜甫的詩歌被後人認知和認可的過程。而這段話套用在王曉磊身上也是適用的。對於王曉磊來說,從開公眾號到爆紅、從辭職到寫書,從拿工資的記者到月入百萬的自媒體人,這幾年,他的生活發生了很大變化,始終不變的是他一直在寫作。他覺得,這一切的變化讓自己實現了看書、寫字的理想,因此日子過得很開心。「我覺得一個寫字的人,隨時要作好被人忘記的準備,我們都應該是一隻螞蚱,但是必須是一個不停地學習,不停地充實自己的螞蚱,我們要努力地蹦躂荂A然後靜靜地等待秋後的到來。」卼蚗瑕﹜挔堁韓睿卼粹符隙撳鰍煦梗迡賸覃脤惆豢砃濂⑹睿撳蚾颯惆﹝

﹛﹛

﹛﹛2018忑趣笢弊傑庈屾嫁逋⑩薊婓控儔課躉

孮晤ㄩ
踏毞岆ㄩ
楊笥褪撮痄雄淉昢汜魂峚V菴珨奀潔蹦恅扜荌鏍汜湮嶽務庈酗盄碩鰍毞笢
忑珜 > 翩艙 > 窊妘翩艙
 207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狟珨珜 帣珜
匽媼淜 湮笲溺眽鼠侗 踩梆湮耋翻萎穸埶等啋 刓祥嶺 俴僧鰍⑹扦⑹
捩殤刓誰耋 犖嘗媼冪繚媼蟀爵 鎮坒阨 抪罈 迶圖諧